欢迎光临我们的网站!

新闻中心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权威访谈|对话马弘:每天睡前“戒断手机”1小时

2020-02-23 09:33

 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全国开通448条免费心理援助热线咨询。“健康人群超过心理精神病患成为来电者主体”“怀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的比例排在咨询问题前列”等成为热线内容的新特征。不少公众出现紧张、焦虑、沮丧、抑郁等情绪反应。

  针对这些问题,国家卫健委医疗专家组成员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教授、心理卫生学家马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,结合SARS时期心理危机干预经验,回答了如何应对疫后心理创伤。

  问:有人每天看确诊病例数字攀升都莫名紧张,对照新冠肺炎初期乏力、干咳、肌肉酸痛等症状,觉得自己“条条都中”……怎么办?

  马弘:我们就会先问他你发不发烧,因为发烧其实还是挺重要的一个症状,另外你有没有接触史。

  我们一般在群里给的比较标准的回答就是说,如果您现在刚出现这些您认为的症状,您可以在家先观察两天,因为现在指南说你先观察两天,如果没有发烧没有加重的话,就没有什么关系,如果你有持续加重的特别是呼吸道的症状,你还是可以到当地的医院去看一下,可以去看,特别是有发烧或呼吸道的症状,如果没有的话你就在家待着。没有加重就在家待着。可以待两三天都没有关系,哪都不用去。

  问:有人非常关心疫情趋势,在家忍不住一直刷手机新闻停不下来,感到头脑要爆炸怎么办?

  马弘:我觉得这个人有焦虑,首先这是个正常反应。但是你自己如果平常就没有积累调整的办法,你现在临时找有点困难,但是这也是个机会,你看想一想我做什么事情的时候,我可能做十字绣,我可能做饭或者打扫卫生,我觉得好一点,我就试着做一做。

  我个人建议的话,一个是你每天给自己强行规定的一个时间就离开这个手机,第二个是选择你平常比较喜欢的就是你先问一下,平常我做什么事情的时候,就在家里待在家里,我能比较开心的时候,你就要去做一做。反正你每天要有至少有一段时间不看手机,就保证一个休息,保证一个调整。

  问:居家隔离期间,由于大人不能正常上班、孩子不能去学校上课,家里人彼此越来越看不顺眼怎么办?

  马弘:我自己是比较偏向孩子这一方的,因为我们说我们的希望还是在孩子身上,所以我如果让我建议的话,我是更建议成年人多了解孩子的事情,如果你不了解孩子的事情的话,你跟他沟通就很困难。

  比如说举个例子,有一次有一个家长就说,我孩子现在精神出问题了,他说的话我都听不懂。那个孩子跟我说了好多事,一开始我听着有点乱,后来听着听着我突然说,我说你跟我说的是不是《魔道祖师》里面的事情?他说大夫你也知道吗?我说我知道,然后我们俩就着这《魔道祖师》就聊起来了,然后他妈妈在旁边说,大夫你看我这孩子是不是胡说八道,你看他是不是?我说不是不是,是他看的书你没看过。所以我倒是觉得家长可以静下心来,耐着性子试图了解一下你孩子现在看的是个什么东西。

  我自己是建议成年人向下兼容,因为将来那个世界是他们的。

  老年人,那我觉得也只能说宽容一点,因为老年人有时候确实容易说我们那会儿是什么,包括我这个年龄,我都会说我们那会儿会是怎么样,但确实是时代是在发展的,如果你想要保持一个友好关系,如果原来这个家关系就不好,那倒建议这个事情过后可以去集体咨询一下,做家庭的这种心理的这种调整。

  问:社区工作者、一线公务员等群体,现在每天要反复排查情况、统计上报信息,感到身心疲惫该如何缓解?

  马弘:实际上咱们社区工作人员真的是很了不起,因为所有最后的工作,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,都落实在他那,他要报数,他要巡查,他要封闭这个社区,他还要提供服务。所以这时候真的我也是比较号召有些志愿者,有些工作如果能在网上驰援他们,你在家里待着也是待着,比如你帮他整理报表,也帮他写一些东西,你说我做社区志愿者,这是一个挺好的,团中央可以组织学生帮到社区。现在学生都在放假,都在放假,你完全可以出来做志愿者,说我做社区志愿者,我就协助你做后台的一些整理管理,文字(工作)。

  另外我也挺希望外面现在有很多这种心理咨询的资源,能不能有专门对社区的比如说热线或者是网络平台,然后针对他的工作有这个支持,然后在后面后续的心理保健,甚至心理重建的项目上,要把社区工作人员放进去。

  问:由于担心未来经济形势,收入等现实问题感到情绪压抑,但又感到无能为力。如何能让心态乐观一点?

相关推荐

  • 新闻中心

  • 联系我们

    +86-765-4321
    admin@baidu.com
    +86-123-4567
    天朝天堂路99号